K23

感谢阅读 随时跑路

「喻黄」心照不宣

*校园

      喻文州抓过枕头旁的手表,半眯着眼睛看见已经十二点多,正好是下课的时间。外面路上都是从教学楼聊着天向寝室和食堂走的人,路边的大屏幕开始转播新闻,声音混杂在一起传进屋内仍然聒噪。他意识还未完全清醒,慢吞吞的套上衣服起床洗漱。

      寝室昨晚打联机打到凌晨四点,见着清晨的阳光才从游戏的迷梦中转醒,又迅速沉入另一个梦乡。喻文州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看了看其他床,各位朋友仍然气息平稳姿势诡异睡梦香甜,他拿过手机动作放轻出了门。...


「喻黄」夏天的泡芙和你(6)

#(1) (2) (3) (4) (5)


8

喻文州察觉到黄少天好像不太想和他聊,打过招呼后他的每一条消息虽然都收到了回复,但总是简明扼要的一两句话,总结能力相当惊人。

他不太相信一个生活中的话痨在网上话会这么少,不过也实在是想不通他做过什么让对方的态度变成这样,黄少天明显是对他有点意见。

他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先问问黄少天什么想法。

鱼:乖巧.jpg

鱼:你现在不太方便?看上去好像不想跟我聊天

他刚放下手机准备去接一杯水,还没穿上拖鞋,床上的手机就滴了一声。他看黄少天发了条语音来,点开就听见黄少天极快的语速“不方便!就在这结束对话吧...

「喻黄」夏天的泡芙和你(5)

#(1) (2) (3) (4)


7

七月天光正长,热得每天都昏昏欲睡,梦醒却还看不到夜幕星帘。

喻文州起身拉上窗帘,再躺回床上想接着做梦,却满耳都是窗外小孩子吃过晚饭跑来跑去嘻嘻哈哈的声音。睡不着,适合发呆。

喻文州假期的补课已经结束了,他后来又去那家面包店买过一次泡芙坐过一下午,见到了老板的小孩,没有碰见黄少天,这个人却在刚才的梦里突然出现。

也记不清到底梦见了他什么,就记得又是和他坐对面,他好像叽叽喳喳的说了很多,现在想来大概是外面小孩子吵到了梦里。

想起来没能多聊几次也是有一点遗憾的,但也就只是一点。和黄少天聊天非常舒服,虽然他总是越说越快...

喜欢你的时候,在人潮里偷偷的蹭到你旁边,看起来像和朋友聊着天,脑海里早就上演着跟你说上一句话的一百种方式,朋友似笑非笑,我才知道我话变少,眼神还一直往你那边飘。

对我笑一下都会开心的不得了,升高升高再升高,直直的穿过云彩再摔在上面,软软的,想打两个滚儿。

「喻黄」夏天的泡芙和你(4)

#(1) (2) (3)


6

黄少天说不想了不想了,他觉得他已经想的很到位了。他设想了很多种在他了解基础上,在他可接受范围内的喻文州的性格,来推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轩儿啊你想,如果喻文州像你说的和我一样,也就是说他也有那么一点喜欢我,这样的话他屏蔽我是为什么啊?磨人的小妖精要引起我的注意吗?

郑轩擦擦嘴说对哦,感觉他不是这种人。

黄少天说就是这样,所以像他说的,喻文州就只是把他当一个刚认识的和别人没什么不一样的不想给他看朋友圈的新朋友而已。

郑轩语气惨兮兮:“太惨了,太惨了。”

郑轩他妈和黄少天他妈是大学室友,毕业分配又巧了都分到...

「喻黄」夏天的泡芙和你(3)

#(1) (2)

5

黄少天抻直了趴在沙发上,下巴埋在抱枕里。郑轩抱着半个西瓜从厨房过来,踢了脚沙发递给黄少天个勺子。

黄少天一个挺身坐起来接过勺,给郑轩腾了个地方坐,他挖了勺西瓜边吃边问:“你说他是不是在逗我?要不是顺手截了图我差点就相信这人没有朋友圈了。”

郑轩拍拍他的肩:“你们才见过两次。”

黄少天说你还是吃瓜吧。

黄少天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如果不是喻文州,随便换一个人见了两面加了他微信的话也会被黄少天屏蔽掉,问题就是是喻文州啊?

黄少天承认他存了点儿超越友谊的心思的,从喻文州笑着说谢谢的时候开始。虽然他不笑也是好看的,但是笑起来看着你的时候,恍惚间会觉得这个人的眼...

「喻黄」夏天的泡芙和你(2)

#(1)走这里 夏天的泡芙和你


3

空调开的刚好,午后的阳光和面包的香气催的黄少天也昏昏欲睡。

所幸对面的朋友没睡一会儿就醒了,手在桌子上摸来摸去,摸到手机把耳机拔了,坐起身却还是闭着眼睛的,帽子摘了抓了抓头发才慢慢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就看见昨天的说个没完泡芙穿着黑色背心坐在他对面,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拿着泡芙往嘴里送,看见他醒了连忙把泡芙咽下去,说着啊是你啊是你啊,怎么样泡芙好吃的吧?诶你是新搬来的吗怎么没见过啊?

喻文州脑子还没开机成功,他揉了揉太阳穴冲对面挥挥手笑着说你等我十秒钟,还反应不来。

黄少天就觉得这个人很过分了,竟然连刚睡醒都有点好看,哪有人没睡醒的时候...

「喻黄」夏天的泡芙和你

1
黄少天在小区的面包店里迎接了一位英俊的生面孔。
面包店开在小区里,没什么远客,见到的几乎都是熟面孔。黄少天经常来买泡芙,和老板混了个熟,就总来占着唯一一张桌子一坐就是一个下午,顺便帮老板迎迎客人。
他非常喜欢面包店里香甜的味道,感觉写作业都能速度七十迈。
喻文州就是在他霸占着仅有的一张小桌子听歌转笔写作业的时候进来的。
黄少天听见风铃的声音,喊了声欢迎光临,拿起面前的托盘准备给人送去。
进门的是张生面孔,至少黄少天在店里的时候没见过他,而黄少天又是自试营业就爱上了这里的泡芙的。
生面孔有点好看,黄少天想着。把托盘递过去的时候,那人笑着说谢谢,眼睛弯弯的眯起来,他开口问:“有什么推荐吗?”说着就好像要去夹...

© K23 | Powered by LOFTER